中原网探班街舞大赛情侣组合 “学到老 舞到老”

中原网任中敏2014-08-14 15:23:25

 

秦煜

赵青

  中原网讯(记者 杨力 见习记者 郭东亮 实习生 李佩艳)还有3天,第二届中国(郑州)国际街舞大赛就要开幕了,您知道这些选手里的“情侣档”吗?中原网记者带您走近他们,一睹他们的风采。

  24岁的秦煜(男)和27岁的赵青(女)是令人羡慕的街舞情侣,他们同在GPS街舞团授课,是同事,也是恋人,更重要的是二人都对街舞无比热爱。秦煜比赵青小3岁,属于“姐弟恋”,但是舞龄比赵青多3年,从2004年开始练练街舞,至今已有10年了,从这个角度而言,他又是赵青的老师,他们对街舞始终不悔的热诚早已超过了年龄、身份的局限,“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就是他们街舞生涯的真实写照。

  秦煜自称“学习不好”,“是街舞改变了我的人生,要不然我还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将来又该如何安身立命”,谈及街舞,秦煜一脸的赤诚。与郑州街舞圈的前辈丰羽、孙杨相比,秦煜习练街舞稍晚。2004年,还在读初二的他一次偶然的机会在电视上看到街舞比赛后,就再也压抑不住学舞的冲动。先是跟郑州本地的资深舞者学习,后又到北京、上海、深圳等中国街舞前沿城市学习,秦煜的街舞水平越来越高,对街舞文化也越来越痴迷。

  “不满是向上的车轮”,后来,秦煜逐渐不满足于在国内学习。“我要跟国际一流的街舞大师学习”,凭着这股冲劲,秦煜马不停蹄地北上南下,东奔西跑,哪个城市有国际街舞大师授课,就跟到哪里去学习。美国、日本、韩国等发达国家街舞大师的授课,让秦煜开阔了眼界,也明白了自己的不足。

  多年来,他一边在GPS街舞团授课,一边参加国内各类大型街舞比赛。到了2012年,他终于得到了在国际舞台上一展风采的机会。那年,日本[email protected]国际街舞大赛在北京设立分赛区,秦煜一路过关斩将,荣膺分赛区冠军的桂冠,这意味着他拿到了在日本东京参加[email protected]总决赛的入场券,那一天,秦煜激动万分,“我感觉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作为女友的赵青也为秦煜感到高兴,并和他一同远赴东京参赛。

  “可是这次运气不好,第一轮抽签就碰到了法国Juste Debout国际街舞大赛的冠军”,说起第一次出国比赛首轮就被淘汰,秦煜的惋惜之情,溢于言表。

  但他并没有气馁,在2013年首届中国(郑州)国际街舞大赛上,秦煜终于在家门口一雪前耻,首轮就pass掉了来自美国的battle guest(街舞界术语,意指国际水平的种子选手)。现在,他为了准备第二届中国(郑州)国际街舞大赛,从4月起就开始昼夜不停地刻苦训练,“每周至少练两、三个通宵”,坐在记者面前的秦煜一沉默下来就显得疲惫万分,但是只要提及街舞,他立马就又变得眉飞色舞起来。

  赵青是秦煜的女友,也是秦煜的学生。和秦煜的街舞之路不同,赵青从20岁才开始练习街舞。2007年,赵青即将大学毕业,“那段时间比较闲,压在心底很久的街舞梦一下子跳了出来”,赵青没再犹豫,义无反顾地报名了街舞团,开始学习起街舞来。

  据赵青回忆,其实早在初中的时候,她就知道街舞,也想去练习。可是,当时由于爸妈的反对,再加上学业繁重,后来又上高中、考大学,时间更紧,父母管得也更严,她的“街舞梦”也就一再搁浅。

  “2007年是我最后的机会了,再不学街舞,恐怕以后再也不会学了”,赵青大笑着说,“就要趁抓住青春的尾巴实现自己的梦想”。

  赵青告诉记者,刚开始习练的时候,也没想过要做教练、要参加比赛、要拿名次,只是想过把瘾,圆了儿时的梦想,“没想到这一练就是7年,现在甚至想终生与街舞为伍了”。

  20岁才开始学街舞的赵青,年龄已大,身体基础也一般,跟同龄人相比,她简直是个“街舞盲”,一切要从头开始,困难程度可想而知。但是天生倔强的赵青说干就干,从2007年2月起,她每天从下午两、三点练到晚上七、八点,一天练五、六个小时,雷打不动,有时候一个街舞动作,她就反复练好几个小时,一天就练两、三个动作,“我练一个月比得上别人几个月”。

  练习街舞,不仅要靠身体,更要靠脑子,“跟不上节拍,老是受人白眼,那种滋味不好受”,赵青回忆起初学街舞的那一年,仍唏嘘不已。

  2007年6月,才练街舞不到4个月的赵青就幸运地随队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Kod国际街舞大赛,“这次大赛给我好好得上了一课,见到了世面,知道了不足”,赛后的赵青练习街舞更加刻苦,“一年的量比别人两三年的量还多,每天练完都告诉自己再也不练了,可第二天一醒来还是接着练”。

  “不吃馒头争口气”,赵青一直抱着这样的念头。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去年的首届中国(郑州)国际街舞大赛上,赵青和她的小伙伴们入围团体齐舞四强。对于今年的第二届中国(郑州)国际街舞大赛,赵青也非常重视,她和她的团队不仅日夜习舞,还反复观看去年比赛的视频,选音乐,编舞蹈,查找不足,“争取今年进入前三,也不辜负爸妈的期望”。

  秦煜和赵青是郑州街舞圈典型的“舞痴”,他们因“舞”结缘,为“舞”而狂。今年10月,他们就要走进婚姻的殿堂,赵青意志坚决地说,结婚不会影响我们的街舞事业,我巴不得早点生孩子,带着孩子一起跳舞呢。坐在一旁的秦煜也点头赞同女友的“疯狂”想法。

  “终生为舞”,这是秦煜和赵青一致的追求,他们最后告诉记者,他们会向国内外的街舞前辈看齐,活到老,学到老,舞到老,并将街舞代代传承下去,让全世界看到郑州街舞舞的绚烂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