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舞大赛观众尖叫声为谁? 各路"舞王"都来了

中原网-郑州晚报任中敏2014-08-19 09:12:49

4487fcc74d46155ce89f01.jpg

4487fcc74d46155ce89f02.jpg

4487fcc74d46155ce89f03.jpg

4487fcc74d46155ce89f04.jpg

4487fcc74d46155ce89f05.jpg

  第二届中国(郑州)国际街舞大赛昨日展开对决

  有选手单手倒立出场,更有人直接空翻出场……

  “美丽郑州·炫舞世界”第二届中国(郑州)国际街舞大赛昨日在河南省体育馆开赛。本次大赛涵盖了少儿及成人的专业性街舞赛事,吸引了来自中国、俄罗斯、法国、波兰等11个国家和地区的2300余名选手参加比赛,给无数的现场观众带来一场超级震撼的视觉盛宴。 昨日,经过选手们的炫技角逐,成人组和少儿组单人斗舞Hiphop、Lockin、Breakin、Poppin分别决出了8强。今日上午,少儿组单人斗舞Hiphop、Lockin、Breakin、Poppin将在河南省体育馆决出两强;下午,成人组单人斗舞Hiphop、Lockin、Breakin、Poppin将决出两强,团体斗舞赛同样将决出两强。

  现场:热舞者们在国际范的舞池开了一个大party

  选手们出场个个霸气十足

  昨天7点40分,走进灯光绚丽的舞池,所有选手的身体都随着DJ播放的劲爆并节奏明快的音乐舞动起来。舞池周边是几块大屏幕,被安排在2楼的观众环坐舞池一周,因设在场馆中央的舞台有1米多高,这样观众完全不怕会被挡住视线,选手们则在一楼舞台周边进行着热身。

  一名来自北京的选手说,这里拥有国际级的裁判和国际范的舞台,更有顶尖的对手可以切磋学习,即使拿不到名次也不枉此行。

  比赛规则是每组3人同时上场,每组表现时间为45秒。随着比赛开始,选手们从出场就比拼起来,有的人头朝下头部接触地面直接滑出近1米出场;有的人单手倒立着出场;有的人直接前空翻或后空翻出场……

  选手们的表演也极大感染了台下几名国际级裁判,一名美国裁判时不时挥舞着手臂与台上选手互动。

  “舞王”竟然被小选手“盖”下了

  在Lockin比赛中,一组选手刚刚入场便引来观众们的连连尖叫,原来世界街舞冠军肖杰来了。但随后戏剧性的变化又引发了高潮。

  肖杰,街舞舞者,曾在2008年赴日本参赛时,在世界范围影响广泛的Old School Night街舞大赛中进入前八,创造了中国选手在该项赛事的历史最好成绩。连续获得了2010年、2011年、2012年Keep On Dancing世界街舞精英挑战赛的locking组冠军,也成为亚洲首个在此项赛事上接连夺冠的选手。2013年5月闯进《舞林争霸》四强。

  赛前,肖杰对记者说:“昨天还在沈阳街舞大赛当评委,今天就跑来郑州当选手了,这里的赛事绝对国际级。郑州是我的福地,在郑州参加的比赛几乎都得了奖。”

  但是,在大赛进行到16强进8强赛时,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当世界冠军肖杰自信地跳完舞时,来自云南的小选手黄子豪大爆冷门,他的惊艳表现竟然把肖杰“盖”了下去,肖杰因此被淘汰。

  Breakin上演“功夫街舞”

  在Breakin比赛进入白热化阶段,一名舞者连续三个翻转且恰好落在舞台边沿让观众们看得几乎窒息,之后他绚丽的功夫街舞赢得观众们一波接一波掌声。

  这个跳舞的男孩名叫李少军,他前几年一直在学习跆拳道和特技Tricking,学习街舞才刚刚一年。他说,自己喜欢街舞的帅气,但从来没有接受过专业的训练,把功夫融入街舞完全是自己的一些想法,比如他在比赛中就把后手、后空转体和托马斯联系到一起。

  “小宝贝”舞得

  也很“high”

  昨天在郑州儿童影剧院举行的少儿组比赛中,1000人的观众席坐满了家长、教练和孩子。舞台上,记者看到不少五六岁的低龄“小宝贝”有模有样地随着音乐节奏做着街舞动作。教练猛猛来自商丘,束起来的辫子发型比较个性,他黝黑的皮肤,端正的五官,率性大气。记者见到他时,他正在观战少儿组,他说,昨天大师授课,学员们很有收获,已有3个队员进入32强,看得出,他对孩子们的表现很满意。

  “比赛不是目标,让孩子们与各地选手们互相交流,与选手在较量中成长,提高他们的水平。”猛猛说,每一年都不一样,每一年都有提高,随着街舞在现代社会的推广,街舞也越来越呈现出国际化,现在几岁小孩子都知道什么是街舞。

  不到5岁的选手姜博远来自湖北襄阳,被爸爸妈妈带着来郑州参赛。姜博远从3岁半开始学街舞,已经学习一年多了。

  来自少儿组的参赛选手王珞菲是和自己的街舞老师一起前来参加比赛的,老师在成人Hiphop组,而自己在少儿Hiphop组,互相鼓励,共同应战。

  评委:相信中国的街舞文化会越走越远

  展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就好

  少儿组Poppin舞种的评委Master Fable对昨日上午的比赛很满意。他说,看到这么多孩子在舞台上比赛,他很开心。

  虽然这些孩子的程度不同,有的基础比较好,有的基础可能薄弱一些,但仍有部分小选手让他感到惊喜。其中有一个小女孩儿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穿了一条比较宽松的裤子,跳得很认真,Fable给出了昨天上午他的最高分9分(满分是10分),“这个分数是一个很高的分数了,因为她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Master Fable还对记者说,对于比赛,他希望选手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只要展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就行。

  “有些选手表现得很捧,让人惊喜”

  成人组Hiphop舞种评委Stretch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之前来过中国,但这是他第一次到郑州,也是他第一次到中国担当街舞的评委。

  “有些选手表现得很捧,让人惊喜,让人很满意。但有一些选手让我感到遗憾,这些选手由于没有跟音乐跳舞,因此他们的节奏感不好。”

  他反复强调:“跳舞一定要听音乐,跟着音乐的节奏来跳。”除了Stretch之外,来自中国台湾的评委Aga在接受采访时也强调音乐对舞蹈的重要性。

  Stretch还谈到了美国街舞文化与中国街舞文化的差异。“美国的街舞文化起源较早,历史相当长。而中国作为街舞文化的传入国,街舞文化的历史还比较短,所以不论是从氛围还是街舞教育方面,可能都会有所差异,但我相信中国的街舞文化会越走越远。”

  ■对话

  廖博(嘉宾选手):

  街舞让人思想更自由

  廖博是武汉人,职业舞者,现在北京从事街舞,是这次大赛的嘉宾选手,这次参赛的是Hiphop。廖博戴一顶黑色礼帽、彬彬有礼,面对记者的提问,侃侃而谈。廖博坦言,妈妈是大学老师,他从小生活在大学校园里,性格叛逆、暴躁,接触街舞后,自己改变了许多,街舞使他成为现在的样子。

  “我来郑州不止一次。七八年前,我来郑州投师学艺,找老师学街舞,郑州的老一辈舞者非常有影响力。我学街舞已有10年,现在还在学习。”

  “我喜欢街舞,就是因为街舞让人思想更自由,可以很自由地表现自己。”他说,“街舞给我带来很多变化,以前不会外语,现在经常参加一些国内外的参赛活动,也可以和外国选手用英语对话了,现在反而求知欲更强了。”

  韩国Dandy(嘉宾选手):

  “舞蹈是我的生命,不需要理由”

  Dandy今年26岁,从事街舞已有10年了。在韩国很有名,学习街舞的人都知道他。不仅如此,他在世界都小有名气。但当翻译这样介绍他时,他谦虚得像个害羞的大男孩,一个劲儿地说“No、No”。

  当问到他为什么喜欢跳舞时,他说:“舞蹈是我的生命。热爱跳舞,不需要过多的理由。”对于本次比赛,一方面是他被邀请作为嘉宾参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今年请的评委都是他的朋友,也都是街舞界的重量级人物,所以他对本次比赛非常期待。Dandy对郑州印象很好:“我是第一次来郑州,郑州给我带来一些惊喜,郑州的人都非常友好,他们和我打招呼,脸上带着微笑。”

  ■花絮

  选手们用压缩饼干和功能饮料“充电”

  昨日刚刚早上7点多,许多身着嘻哈服饰的青少年便聚集在省体育馆外,因为这里即将上演的第二届中国(郑州)国际街舞大赛Hiphop、Lockin、Breakin、Poppin的晋级赛,将云集国内外顶尖街舞高手。

  记者发现不少人的早餐都选择了压缩饼干和功能饮料,一名头戴鸭舌帽身着嘻哈服的七八岁小男孩举手投足都透着酷劲,蹲下吃饼干时不断做着李小龙用大拇指擦鼻子的动作,小男孩说,吃这些东西既能补充能量又不会影响身体发挥,如果像平常一样吃包子、喝汤怕出场时胃里消化不了。

  “喜欢街舞就因为街舞很酷,跳街舞的人大都很独立,这次比赛父母并没有和我一起来,而是和其他大哥哥一起来的。”小男孩说。

  不服被刷掉,小伙追着日籍裁判来比赛

  23岁的飞思涵来自北京,半年前参加北京一场街舞大赛时,被日籍裁判Kyogo刷掉过,这次就想得到他的认可。飞思涵为这次Hiphop表演可谓下足了功夫,足足准备了半年,这次表演也迎来不少观众和选手的掌声。

  飞思涵说,自己曾学过15年民族舞,跳街舞才一年多,但感觉街舞更源于生活,“比如喝了水,擦擦嘴的动作都可以融入舞蹈中”,这次比赛如果不能晋级,以后会更加努力学习街舞,因为街舞是积极向上的。

  她是来打酱油的吗?

  在Hiphop比赛进入白热化阶段,一名穿花长裙女孩的登台亮相立时显得与其他舞者有些格格不入,莫非她来错了比赛场?莫非她暗藏什么绝招?随着大家心底泛起的疑问,音乐声响起,在另外两名选手绚丽的舞姿下,女孩做了几下扩胸运动便捂脸不好意思起来。

  在之后的Lockin比赛中,这个女孩再次出场,依然是做了几下扩胸运动。

  女孩名叫孙小倩,24岁,来自郑州。她说,从小学过一段街舞,这次来就是想展示一下。不过,看到这么多专业的舞者自己有点蒙,不上吧已经报了名,一上台心里想的动作全忘了。

  她说,自己要趁年轻干点想干的事,虽然不专业但很爱街舞,下午Breakin、Poppin的比赛也报了名,如无意外将继续参赛。